Thursday, 25 April 2013

Plan B

我觉得我很难再承受起伏很大的情绪。

我没得到全部的支持,所以我迟疑了我之前所坚决的。我挣扎过,别提,别想。感觉崩溃以后,感觉日后该怎么办以后,就得收拾。这样就好了。我还是很生气,我怪罪他人,可是是否真的要怪罪我也不明,因为我怪罪不下。很多很多我都不明白。

到底是我工作,或你工作

到底是我生活,或你生活

到底是我驾驶,或你驾驶

到底是我主宰,或你安排

到底我坚持的,我想拥有的,该否继续盘算,何时

到底我长大了没

我曾经认为我已经长大,却和"牵挂"拉锯而扯住。那几天十多小时的睡眠里让自己达回平衡点,我知道后备计划必须规划出来,就为那时所轻易放弃的推延到以后某日去寻找回来。可是,我还没有。

No comments: